吉他及他

足球//全职//饭圈
巴塞罗那/利物浦/皮法/哼花
喻黄/叶橙 不吃all叶all黄
勋鹿only可逆不可拆 拒绝ld捆绑
❌足圈撕逼
❌迪丽热巴 防弹少年团

【无授权/自译/侵删】stay (Messi×Neymar)

summary:在酒店房间里,梅西等待着内马尔在巴塞罗那的最后几个小时溜走。
notes:起初我真的不想写这篇文章,因为在内马尔离开后我的情绪受到了深深的创伤。但我觉得我写的这为数不多的小说和任何读过并喜爱它们的人都应该得到恰当的告别。祝内马尔好运,我希望在他所有努力后都能取得成功,我希望他在巴黎圣日耳曼一切顺利。当然我会永远爱他,梅西也会永远爱他。谢谢你的支持,可以在后面留下你珍贵的评论和肯定。

【正文】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里奥却无法将胸口满溢的不适的情感排遣。这几乎就像他一半的心——他的灵魂——被撕成两半。他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毕竟,这件事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呢?决定并不是他做的,尽管他对于这个决定是如此绝望。阳光照进房间,细碎的光斑在他皮肤上跳舞。
这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他感觉有可能是自己的幻觉,但多年的原始本能——在场上和场外——教会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会儿,他打开了门。
“我不确定我是否应该来,我觉得你可能已经睡着了。”
走廊上昏暗的灯光看起来就像给内马尔的卷发上点缀了一个个小光环。他的眼睛充满了疲倦——可能是所有会议和董事会讨论导致的结果。
“我没睡,”里奥说,眼睛敏感地察觉着内马尔身上任何一点点关于决定的迹象,“进来吧。”
谈论的话题悬浮在空气中,就好像净重负载在他们彼此的良心上。房间里很安静。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里奥……这一年我过得很愉快。”内马尔打开了话题,他不知道如何表达内心汹涌着的数以亿计的情绪。“我留下了很多回忆。你教会了我很多,关于足球,关于生活——”
“内,”里奥说,他讨厌插嘴所以他以前很少这么做,但他脑子中的问题仿佛野兽渴望出笼,他不能再忍受下去了。“你将会离开吗?”
内马尔的眼睛睁大了,他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有痛苦,有悲伤,甚至内疚。
“我很抱歉,”他低声说,泪水夺眶而出。“我想让你第一个知道,我还没有告诉其他人。”本来不应该这么难的。
“不……”里奥摇着头说,“我们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当然上赛季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总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对吧?”
他的每一个字都让人绝望,以至于内马尔无法直视他的眼睛。他感到羞愧,对于这里有一个像梅西这样的传奇,在乞求他留下。但他已经做出了决定。未来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我……”里奥说,“我怎么才能改变你的想法?”
“我不能。”内马尔痛苦地说,“我已经在我的想法之间徘徊了无数次。给我一个机会,我可能会再次改变它。”
“那请你改变它。”
“求你了,里奥。”内马尔看着墙壁,而不是在他眼前的人。“这就是我命中注定要做的事。我不想未来有一天我坐下来后悔,为我甚至都没有尝试过我的选择。”
里奥想要大喊“留下”,但是他看到了内马尔眼中决心闪烁着的火花。这种感觉很熟悉。他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和多年前一样。所以他从他繁杂的思绪中挤出了一个微笑,给了内马尔一个深深的拥抱。
“祝你好运,内,”他轻声说,“愿你能征服你所希望的一切。谢谢你成为了我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一部分。”
内马尔没有说话,但梅西从他同样深沉的拥抱中感受到了他的回复。
在空中,或许还仍然徘徊者一个阴沉的词语——留下来。

足球是暴烈和温热和劈啪作响的喜欢

一只蠢兔子:

顽固又愚笨,没有亮闪闪的荣耀和金灿灿的奖杯,只有十年都没有燃尽的狂热和一厢情愿的相信和等待。没有和他们一起经历四十九场不败一点都不遗憾,因为始终偏执地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书写新的一段历史。


云像没有犄角和尾巴瘸了腿的长颈鹿:








 「我对阿森纳孤独而强烈的忠诚」




- <Fever Pitch>(极度狂热)








终于看了97版的<极度狂热>。
 




Colin在里面演一个很loser的小学教师,顶着满脑袋乱七八糟的卷儿,橘子酱色的头发似乎总是潮乎乎的。旧夹克,松垮垮的西裤,就好像所有足球迷在常人眼里的那种邋遢形象,与一个失败的吸食鸦片者没什么不同——但你要承认我们这可是项绝对健康的活动。他还有件红衣白袖的复古球衣,心脏位置印着小小的枪炮标志。电影里的阿森纳还是Geroge Graham一手缔造的王朝,关于Graham这个人——他前些天还去看了英超三十四轮的伦敦德比,阿森纳vs切尔西,在看台上一丝不苟地坐着,似乎还有种在教练席上叱咤风云的底气。然而追溯到Graham的执教年代,那时阿森纳的风格按照现代足球的审美也绝对算不上有趣的行列,海布里甚至被球迷戏称作图书馆(library)。
 




身为中国球迷,我们可能少有能感受到那种浓烈的气息。无法被深厚的足球文化氛围所环绕,意味着我们更多地去享受固有的孤独。我们总是更羡慕世界另一端的那群人,就好像<极度狂热>里paul的那种,一个典型的英超球迷成长史:学会走路后得到人生第一颗足球,琢磨着怎么用脚把它踢更远;六七岁的时候去看人生第一场现场球赛;再长大一点学会了自己长途跋涉去买季票;临近成年接触烟酒和足球酒吧,在刺鼻的麦酒味里和别人一起吞云吐雾,对着某场比赛破口大骂。这些本该是一个足球迷再正常不过的人生轨迹。然而更多的时候我们采取某种更为沉默的方式,埋在网路的足球新闻里,在晚自习的寂静中被欧冠下一轮的比赛抽签梗得咬紧嘴唇却无法大喊,在别人享受梦境时被闹钟狠狠惊醒,然后又在床榻上被接下来的比分苦苦折磨。我们生于一个足球根基薄弱,体系又并不扎根于群众之中的地方,作为金字塔最底层的那一批人,我们时常因为喜欢而感到无力,哪怕我们托起的是塔尖的那些,真正暴露在世界里面的东西,我们也往往觉得微不足道。足球的概念横空出世而并非血脉相传,我们如同失重般漂泊在别处的足球文化里,又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对足球的费解总会存在,即便在英国,现代足球的发源地。就好像世界上不可能全部的女性都能一眼看穿足球运动的特殊魅力所在,而一场精采绝伦的比赛也往往顶不上贝克汉姆一张面孔直白好看——这一点差异甚微,无论是中国还是北伦敦。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看片子的时候,一直觉着hughes对paul是真爱:她能忍受埋在一群汗津津的老爷们儿里被他们挤来挤去,能忍受耳边足足九十分钟充斥着自己全然听不懂的、夹带着粗口的疯言乱语,能忍受她本应温和可爱的男朋友在人群中,把可能是一生中情绪波动最为剧烈的时刻展现在她面前,毫无隐藏,毫无保留——极度狂热。从始至终,hughes都是费解的,哪怕她会在无所事事的时候把电视调到足球频道,哪怕她知道了一两个阿森纳球员的名字。足球的微妙又体现在它的潜移默化,hughes的某些方面被轻轻地影响,她触碰到这个八月开始五月结束的世界的薄薄一层,但也只是触碰。没人会像paul一样神往——除了苦苦等待的阿森纳球迷,没人会把自己每月的薪资只分成两部分:房租以及阿森纳,没人会用是否支付得起海布里球场的北部看台季票来衡量自己的生活水平是否富足,没人会因为输掉了德比分手,没人会容忍这样长的等待——就像一句话所说,足球的世界里,无法忍受的人离开了,而足够宽容和坚定的那一部分,他们成为阿森纳球迷。
 




某种程度上,这样的世界是失衡的。它偏颇,它自我,就像paul的独白:「或许有些事你不会懂,除非参与其中。但这是怎么回事?还剩三分钟,你在准决赛2-1领先,环顾四方,见到数以千计的面孔,因为恐惧、希望、担心而扭曲,每个人都迷失了,其他的事情都不在顾虑。然后哨声响起,大家各自散去。然后就在这短短数分钟,你置身于世界的中心。你的关心,以及你制造的声音,已经成为它很重要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它会这么特别。你变得和球员一样重要。如果你没到过那里,谁会真的为足球而烦恼?最棒的是,它一再地循环,永远有另一个赛季。若五月份你输了杯赛,一月份还有第三轮可以期待。那有什么不好?那真的很令人安慰。但偶尔有时候——不会很常,但会发生——你碰见了一个不是那样运作的世界。一个不在五月份停止,然后八月份再开始的世界。有些东西永远不会离开,而有些东西永远不能忽视,即使你想忽视。」
 




我们也可能从未想过我们会不顾一切。我们几乎做遍了所有被现世的现实主义者们嗤之以鼻的傻事。我们把金钱砸向这些虚无缥缈,我们在墙上贴满夺冠海报,球队标语,我们在教科书的每一页写着gooner till I die,或者we love Arsenal we do之类的句子,我们穿着印号球衣走在大街小巷,穿过各种奇形怪状的目光,我们把球队的徽章别在胸前,挂在钥匙串上,或者让它们填满我们任何一块手机屏保和电脑屏幕。并且最重要的是,这并非精神寄托,也不是什么感情的证明,我们的出发点仅仅在于被这些东西包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自豪感。感觉归属,感觉自己是球队的一部分,是足球的一部分。哪怕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也没人在乎。足球的世界里,很大程度取决于你怎么看待问题,而并非问题到底是怎么样的。
 




也许阿森纳真的很糟糕。也许生活也真的很糟糕。也许足球本身就很糟糕。一部分。当狂热分子们相互推搡着在谢菲尔德洒下了真正意义的鲜血,它可能是糟糕的;当工人阶级的极端球迷砸碎一整条伦敦北街的商店玻璃,它可能是糟糕的;当曼彻斯特德比前观众席上的小范围斗殴最终招惹来了救护车,它可能是糟糕的。大多数时候,足球总是和一些暴烈联系在一起,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糟糕本来就属于它的一部分,从某些层面来看,也变成了相当意义的不可或缺。当你把一只脚迈进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要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的——足球是暴烈的梦,是持续怀揣的一种温热,是劈啪作响的喜欢,像篝火那种,哪怕寒夜漫长,也熊熊燃烧。
 




在9899赛季凭借微弱的决赛优势站在英超巅峰之后,我们又有了0304赛季的一个冠军,随后是无比辉煌的49场不败的战地神话。然而这些都不属于我。我拥有的是从0506赛季至今每一次与冠军的失之交臂,是那些苦涩并且难以接受的离别而去,是纸媒报道里的每一句悲哀同情,讽刺揶揄,是这些年温格脸上慢慢爬起的每一根皱纹,那是他与岁月抗争的痕迹,亦是我们流连不去的青春执念。对不起,没什么比这支球队更让我在乎了——即便我现在十九岁,说出这样的话可能是一个太过年轻的姿态。然而阿森纳带给我太多了,它已经占据了我整个生命的一半岁月,而接下来的日子里,这就成为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它所占据的我生命中的时间,只可能越来越多。
 




最质朴的观影感受还是,想去北伦敦看一场球。即便现在海布里已经不复存在,N5只是一块惬意散步的地方,arsenal stadium变成了令人神往的工作大楼,然而我们把那些欢呼还有信仰还有掌声都移向了酋长。我听说Graham的阿森纳就像现在的切尔西,又无聊又灿烂,而我们的教练席上现在坐着一个法国人,即便他没有带给我们Graham那样的六座奖杯,但有些闪闪发光的东西却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03年阿布入主切尔西让英超遭遇铺天盖地的商业化浪潮,成为第一,成为最富有的那个,九十分钟内所发生的一切都被打上了金钱价值的烙印。足球不再是脱离功利,挥洒汗水的体育运动,即使这点从七八十年代的「褐色信封」就可初见倪端,然而这一次它无需躲藏在支票的数字之下,而是成为了席卷全球的一次浪潮。它注定永远无法化归到单靠一本剑桥规则支撑的纯粹体育,但有些东西,而且是只属于英超的那些东西,永远无法改变。就好像Alan Smith和Tony Adams的旗帜依然在酋长球场外围高高挂起,亨利的金色雕塑就立在酋长门口枪炮标志的旁边。就好像阿森纳还是一支糟糕的球队,在过了这么这么多年之后,把自己亲手筑起的成就一把搞砸依然是它最为擅长的事情。就好像阿森纳球迷们依然是一群脑子不太好使的偏执狂,我们宁可做世界上最顽固的笨蛋,也不愿停止呐喊。






[喻黄]第三十八年夏至(上)

题目源自同名歌。和文无关。
感谢阅读。

喻文州猛得惊醒,额上已经覆了薄薄的一层汗,后背也被打湿,酷热的夏天,只是一个午觉的功夫,却仿佛周身升高了十度。家里的老式电风扇还在呼呼地转着,妻子怕寒,所以即使是三伏天,这么多年家里也没怎么开过空调。喻文州从床上站起来,轻轻推开妻子房间的门,除了新婚那天五年来他们一直没有一起睡,都是一人一个房间,其实这是比五年更长更长的时间留下的习惯。妻子好像睡得也不安稳,微微皱着眉头,喻文州帮她把凉被往下拉了一点,然后带上门回到自己房间。
再次醒来已经是五点,妻子早已起来在做晚饭,喻文州忽然就看到了冰箱上摆着的手办,很旧很旧的款式,毕竟已经五年了。那是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相视一笑的画面,他们退役的时候,被游戏公司找到了盈利的契机,做成周边大肆售卖,做的太多还剩了一些,就给每个职业选手了一套,光国家队就有十几个,喻文州独独留下了这一个。好像看的有点久,一抬头就看到了妻子的目光,喻文州仿佛是下意识一样避开了视线,却避不开那直戳心底的话:“你又想到他了。”喻文州淡淡一笑:“都五年了。”妻子拉着他在餐桌旁坐下:“听说下一月结婚?”喻文州一愣,想问你怎么知道,脱口而出的却是,嗯。妻子自嘲地笑笑:“其实这么多年都一直觉得,我比起他,真的是幸运太多了。”喻文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错愕,安慰,他一向认为自己所有事情都可以处理得完美无缺,却又一次次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她,比起我,也是幸运太多了。
喻文州忽然想出门转转,他来到了一家糖水店,退役后他还是在本市住着,听说黄少天去了1000km远的某个南方小城,好像是家人安排还是什么,这些都不得而知了,也没有机会再去知道。这家糖水店,从他们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在,现在不知道,但那十几年相伴的岁月,它的味道却好似从来没有变。他点了一份西米露,才发现这是黄少天最喜欢吃的。那时候两个人都是棱角分明的少年,一天训练完吵吵闹闹地来糖水店消暑气,黄少天会像背课文一样大喊出:“老板,一份红豆沙少糖,一份西米露多糖,都要冰凉冰凉的!!!”他那时还会让黄少天少吃点糖,黄少天就会眨着大眼睛看他:“你咋和我妈妈一样啊!?我又不胖我一周就吃一次啊!”他就妥协了,然后看着黄少天拿着小勺挖他碗里的椰果,嘴里还在嚼,腮帮子鼓鼓的,很可爱。
西米露上来了,喻文州尝了一口,就想赶紧喝一大口白水,本来就不爱吃太甜的,再加上步入三十之后更加少吃甜食,甜腻的味道充斥在口腔中,竞也有一丝不习惯。他掏出零钱,给他端来糖水的女孩却没有走,而是楞楞地盯着他看。“请问,你是索克萨尔吗?”女孩的声音竟然有点发颤。五年没听到这个名字,喻文州恍惚间觉得对方并不是在叫自己,但他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女孩的眼角已经发红,似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真的!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我喜欢你十年了,还有夜雨声烦,我还记得你们一起打比赛的时候,我……”
喻文州眼眶忽觉发湿,嘴里还是一勺甜,却好像尝不出味道,涩涩的反而有些苦,明明已经是三十岁有余的人了。“谢谢你的喜欢。但抱歉你说的有些我可能记不太清了,你知道的,很久了。”女孩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地说着,细数着自己喜欢他们的时光。其实哪里记不清,所有的一切都刻在他的心上,清清楚楚,只是太久没有被人揭开,女孩的一番话就像一把钥匙,逼着喻文州面对现实,面对他忘不了黄少天的现实。
糖水见底,喻文州正要离去,女孩不只从哪里拿出一件应援衫让他签字,喻文州一刹那竟不知道是写“索克萨尔”还是“喻文州”,他最后还是写了索克萨尔,游戏里的回忆就让它留在游戏里吧,现实也该放下了。

TBC

祝高三党们高考加油!
不辜负自己,不辜负三年的努力!
加油加油!!!
🔴🔵

【无授权】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Chapter2

第二章 嗨,来自噩梦的天使
这辆载着西班牙u17队员们的大巴跟在载着u16,u18,u19和u20队员的大巴后面。去机场接他们的客人一路上,球员们都在喋喋不休地交谈着。每个人对于接下来的三周要做什么都感到很兴奋——即使有标准要求,但是这一群十几岁的男孩仍然为遇见一个来自世界另一端的和自己一样沉迷于足球的男孩而兴奋不已。
对莫拉塔来说,他试图加入到他们的谈话中,尽管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他的皇马球员朋友们之间。但他并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他妈妈喜欢说他处于一个阶段,因为十几岁的孩子觉得保持沉思和安静会显得更酷。莫拉塔则会嘲笑她,她对青少年有什么了解?
“我看起来怎么样?”他们来到到达大厅时,丹尼站在他身边问道。他抚着他的训练衬衫,看起来特别紧张。如果没有着装规范,他可能会穿着一件花哨的格子衬衫,或者别的什么。
“哦,我的上帝。”莫拉塔说,“放松。他们只是一些男孩。”
“是的,你瞧,他们是我们的新朋友,”丹尼反驳道。“我不想带给他们一个坏印象。”
“上帝,好吧,”Alvaro网开一面。“你看起来很好。但请停止触碰你自己。”
“你紧张吗?”丹尼问道,“你有一个最好的。”
“你能不说这个了吗?”莫拉塔慌张地喊道,达尼笑了。好吧,莫拉塔有点紧张,因为他周围总是不乏新人。尤其是在教练告诉他,他将会得到最好的阿根廷客人之一。这真是太棒了,真的,但莫拉塔不由地感到有点害怕。
在前面,他们的教练站的地方忽然引起了一阵骚动。莫拉塔看见一群穿着白色和蓝色衣服的男孩,从到达出口出来,身后站着他们的教练和其他人,并且向他们走来。丹尼变得沉默,他的眼睛扫视四周,在寻找一个人。
“你认为他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丹尼问莫拉塔。
“你的还是我的?”
丹尼瞪了他一眼:“我的。还有你的,因为我想知道谁会是最……”
莫拉塔在他说完之前冲他的肋骨打了一拳。莫拉塔扫视着这一大群男孩,想知道哪个是——他低头看着自己的纸片——保罗·迪巴拉。
“哪一个看起来像保罗?”
丹尼又瞪了他一眼。
“好吧。”莫拉塔嘟囔道。当找到了自己的西班牙主人,边被带到外面的大巴上去边笑得很开心的阿根廷人潮慢慢散去时,他们俩还是安静地站在那里。随着人越来越少,莫拉塔变得越来越紧张。也许保罗已经把他抛弃了?
然后他看到那个长着长长的棕色头发的阿根廷小男孩,站在他的教练旁边,举着手中的白纸。
他听见那个男孩问:“莫拉塔?”
莫拉塔走到丹尼的身边,在他胸口打了一拳:“这是我的。”“哦。”丹尼嘟囔道。
“在哪?”
“嘘,他过来了。”莫拉塔说,像他之前从来没有嘲笑过丹尼的慌张一样。
“莫拉塔。”教练走近他并说道,他轻轻把那个阿根廷男孩推到他面前。那个男孩似乎有些害羞。“这是保罗。保罗,这是莫拉塔。祝你们两个玩得开心。”
“嗨。”莫拉塔吞吞吐吐地说。保罗真的很小,近看,他显得更小。莫拉塔脑海中曾一闪而过和他握手的念头,但他决定不那么做。相反,他伸手拿过了保罗的一个袋子。“我来帮你吧。”
“谢谢。”保罗轻声说。
然后丹尼的客人来了,莫拉塔冲他挥了挥手,然后和迪巴拉一起向外面的大巴走去。
在打破了初次见面的生疏以及参观了训练场地之后,所有人都带着他们的客人回家了。
莫拉塔和迪巴拉站在路边等待着莫拉塔的妈妈。四周被包包围着,迪巴拉看起来很小,有的包绑在了他的肩膀上。于是莫拉塔拿了几个包,把它们绑在了自己身上。
“你很安静。”莫拉塔说。
“我累了。”迪巴拉说着,给莫拉塔看自己的手表。“现在是阿根廷的八点半。”
“你可以在你的新房间里睡午觉。”莫拉塔建议。
“谢谢。”迪巴拉笑了。
莫拉塔妈妈的到来令人震惊。她对于迪巴拉过分关心,就好像他才是她的亲儿子。莫拉塔坐在车后座迪巴拉的旁边,看着她的后脑勺。她不停地说。迪巴拉听从她的每一句话,并且有礼貌地回应。他甚至在注意到莫拉塔的怒目而视后,推了莫拉塔一把,用口语说道“没事”。

///本章未完 待补

【无授权】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Chapter1

第一章 序言
莫拉塔叹了口气,他把装足球的包拿起来搭在肩膀上,然后跑到训练场上。他在小组里最高的,所以他们经常让他带着东西。
当他带着球到达时,所有人都围在教练旁边,因为他到的最晚,他们做了个手势让他赶紧加入。莫拉塔翻了翻眼睛,如果他们想让他带着所有的训练装备,他们就得接受这一事实。另外,他从学校过来就已经很累了。
因此,莫拉塔是一个情绪化的青少年。
他把球扔在地上,然后艰难地走向人群。教练手里拿着一沓报纸,激动地指着这是一个怎样的荣耀。他将确保小伙子们做了他们可以做的任何事去让客人感到满意。
然后莫拉塔想起来了——一个来自阿根廷的客人。这个足球少年小组就像莫拉塔参加的任何小组一样。他们每个人都被分配了一个客人,他们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扮演主人。
教练的谈话没有透露其他新的内容。只说了要确保客人们有一个地方待着,他们要知道怎样在周边走一走,而且要和他们的主人一起出现在训练场上。当然,他们要感到满意。可以确定的是,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看来,西班牙都不是一个寒冷的地方。西班牙的青少年队也一样。
这是真的,但是莫拉塔对于新人总显得有些冷酷,所以他并不确定接下来要怎么做。
在训练结束时,教练把写着关于特殊客人的信息的纸条发给要扮演主人的孩子们。莫拉塔当听到叫自己名字时,抓过纸条,把它折叠起来,塞进了书包里。
“莫拉塔。”当莫拉塔打算偷偷溜走时教练喊了他的名字。
被当场逮到,莫拉塔想了想转过了身。他甚至不想出去玩,或者做别的事情。他只想回家,然后好好睡上一觉。“怎么了,教练?”
“对他友好点,可以吧?”教练说道,“你的是最好的客人之一。”
莫拉塔有些惊讶,停顿了一下,说道:“嗯,嗯,好的。”
教练走了之后,丹尼从莫拉塔身后走了出来,他拍了拍莫拉塔的肩膀,“你的是谁?”
“你为什么关心?”莫拉塔问道。
“我想知道谁是"最好的之一"。”丹尼说道,并做了个air-quote手势。
莫拉塔翻了翻眼睛,拿出那张纸条。他展开它,看了一眼,然后放回里面。
“是谁?”丹尼催促道。
莫拉塔耸耸肩,拿起书包并把它搭在肩膀上,看着好奇的丹尼,走出了房间。
“一个叫保罗的男孩。”

【无授权/自译】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Tags:main ship is dybata other ships are brief,friends to lovers

summary:
莫拉塔轻轻地碰了下迪巴拉的胳膊肘。当迪巴拉转过身来时,莫拉塔笑了起来。
“我还可以吧?”莫拉塔问道。
迪巴拉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前额,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莫拉塔肯定可以看到他额头上的皱纹消失了。他看起来和莫拉塔一样松了一口气。莫拉塔再次感谢他不用为了让迪巴拉明白,而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
“当然。”迪巴拉轻压莫拉塔的手臂,真诚地笑道,“一直如此。”

原文总共48章,25w字。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翻译完。

【无授权/自译/侵删】The one where Buffon snores

来自AO3

迪巴拉知道和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们一起在国际足球赛事踢球是他的荣幸,他曾经无法相信他可以和扎扎,马尔基西奥,以及世界上最棒的门将——布冯使用同一间更衣室。有时迪巴拉认为他永远不会习惯于他们的存在,直到他必须和他的英雄们坐同一架飞机。
问题是尽管布冯有着很好的身体状况,仍然是门将中最好的,但有时候他表现得就像一个外祖父,而不是马尔基西奥那样的爸爸,可你知道外祖父会做什么吗?坐在你的身边给你讲故事并且成为你的好榜样?不,他们打呼噜,很频繁。
第一次发生的时候,迪巴拉以为这是一次偶然事件。
那时迪巴拉第一次和他的新队友们一起坐飞机,他没有戴耳机,他很想花整个行程的时间去和他们聊天,了解他们并和他们成为朋友。当迪巴拉和所有人,甚至是教练交流之后,他们都开始戴上耳机,没有人愿意去社交,迪巴拉觉得很奇怪,于是他决定睡午觉。他仅仅睡了20分钟,因为他听到了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响亮且令人生厌,有人在打呼噜,迪巴拉很生气,于是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去寻找肇事者并叫醒他。他现在很清醒并且做好了抱怨一番的准备,但是当他意识到噪音的罪魁祸首是布冯时,他完全沉默了,于是他的抱怨还没有产生就已经被扼杀了。迪巴拉唯一能做的就是坐下来然后为生命中的决定感到遗憾,他看了眼手表,轻声叹息,还有四个小时。
事情第二次发生时,情况很相似,就在他收拾好耳机想使用它时,他意识到耳机坏了,他无法使用它。不过感谢上帝,在事情第二次发生时,带给他了一个天使,美丽的西班牙天使。
“你的耳机坏了吗?”莫拉塔站在过道边问,他的身体微微弯曲,所以迪巴拉可以听到。
“是的,旅行才刚刚开始。”迪巴拉哭诉道。莫拉塔咯咯地笑了,他第一次和布冯一起出行时也犯了这样的错误,不过好在他是一个学习能力极强的人,现在他总是带着两副耳机和耳塞。
“给你。”莫拉塔摘下耳机并把他递给自己的队友,他知道布冯的呼噜声会带来多大的困扰,他不想让这个孩子经历地狱一般的折磨,尽管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他活该。选择坐在布冯旁边?太傻了。
“但是你用什么?”迪巴拉问道,他不想让莫拉塔去忍受噪音,但显然他也不愿意把耳机还回去。
“我那里还有一副耳机,也配着耳塞。说实话,如果你不想再受到噪音的干扰,欢迎你坐在我旁边,这里刚好有一个座位。”莫拉塔回到他座位之前笑了笑,并且揉了揉迪巴拉的头发。
迪巴拉觉得没有必要换座位,毕竟,布冯也没有很烦人,对吧?
答案是真的很烦人。
迪巴拉站在莫拉塔面前,看着他,就像一只被踢走的小狗。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布冯开始说梦话,我不想知道他想对皮尔洛做什么。”迪巴拉不知道什么创伤导致他想哭或者想笑,他只知道他很想揍莫拉塔一顿,因为他在嘲笑他。
“Sientate Pao.”莫拉塔给阿根廷人让位。
“为什么没有人抱怨?没有人说过布冯什么吗?”迪巴拉很吃惊,竟然没有人说布冯什么。
“皮尔洛是唯一一个说过什么的人,他总是对着伊瓜因大喊大叫。”莫拉塔想起这些,不由自主脸上浮现一抹微笑,“这很有趣。在皮尔洛走了之后……布冯总是很敏感,我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一段时间之后你会习以为常的。”莫拉塔指着他的“抵抗布冯生存工具包”,包括耳罩、耳塞和耳机。
在与打鼾的对抗中完胜后,旅行结束的时光很有趣。迪巴拉和莫拉塔大部分时间都在交谈,剩下的时间他们则睡得很安静。实际上只有迪巴拉睡得很舒服,他的头枕在莫拉塔的肩膀上,当然,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莫拉塔的脸离他很近,于是他慌忙推开了,边道歉边脸颊泛起微红。
“对不起,我睡得太熟了,我什么都忘了。”迪巴拉道歉,但这是他在飞机上睡得最好的一次。“我太累了,而且枕着你真的很舒服,你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对不起。”
“别担心。”如果迪巴拉抬起头他会发现莫拉塔脸也红了,但他没有,他一直低着头,觉得自己疯了,因为“you smell good”并不是一句正常的应该对队友说的话。当莫拉塔还打算说点什么时,阿莱格里站在了他们面前。
“小孩,你在这干什么?我们就要着陆了,赶紧回到你的座位。”听起来教练并没有生气,不过迪巴拉知道座位安排,而且如果你想换座位,应该在起飞前提出,而不是在飞行过程中。
“先生,我这就去。谢谢莫拉塔。”迪巴拉只是低着头,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甚至不敢去看莫拉塔。很好,迪巴拉想,莫拉塔现在一定认为他是一个怪人。
迪巴拉担心飞机事件会让莫拉塔对他表现不自然,但谢天谢地并没有,如果说莫拉塔对他更友善了些,这就是一件又好又坏的事。
好,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在球场上有所改善,不仅对他们而且对整个球队都有好处。坏,是因为迪巴拉发现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想着莫拉塔,博格巴嘲笑他说他盯着莫拉塔的样子就像一个傻瓜,尽管他知道博格巴是在开玩笑,但他不得不更加小心,因为他不想把事情搞砸了。
下一次团队旅行,他们坐大巴,因为这次时间不会很久。迪巴拉没有带上他的耳机,当然在他刚一踏上大巴时他就第二次后悔了。昨天晚上他一直在想莫拉塔所以睡得很糟,他现在昏昏欲睡,可他没有耳机。
一旦他坐的座位很舒服,他就会想起飞机事件,然后他就会再次感到尴尬。现在莫拉塔不会再次要求和他坐在一起,如果他还是21岁,被允许做一个引人注目的人,他会要求去和莫拉塔坐在一起。
但显然上帝喜欢看到阿根廷人高兴的样子,因为一分钟后莫拉塔就站在他的面前,脸上洋溢着微笑。
“嗨,保罗!我知道博格巴应该坐在这里,但我要求和他换了座位,可以吗?”迪巴拉想说他的行为很伟大,他很高兴莫拉塔没有把他看做一个怪物,但他只是勉强同意道“对我来说没问题”。
“完美!”莫拉塔说道,他们看着彼此笑。莫拉塔还站在过道上,所以他挡住了其他队员的路,Leo注意到这一点并且开始抱怨。
“来吧,爱情鸟。你们可以注视着对方做任何你们想做的事情,但是不要站在过道里。”Leo笑着把莫拉塔推到座位上。“现在你可以亲吻,做你想做的事情。”Leo冲他眨了眨眼睛,回到自己座位上。
“别听他的,你知道的,Leo是……”莫拉塔把手放在迪巴拉的膝盖上,现在迪巴拉脸红得就像一只熟透的番茄。“嘿,我带了一个枕头,如果你想欢迎你再次睡到我的肩膀上,这样你不会受伤。”西班牙人把一个小小的枕头拿给他看,非常适合他的肩膀,迪巴拉可以放松自己的脑袋。
“希望今天布冯不会打呼噜,这样我们可以好好休息。”迪巴拉开玩笑道。布冯正巧刚刚走过,听到这句话回复道:“我不打呼噜。”整只球队爆发出了一阵笑声。
当其他球员哄堂大笑并且对他们的门将发表评论时,迪巴拉和莫拉塔一直在看着彼此微笑,就好像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当大巴开动时,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
过了一会儿,大巴车里恢复了安静,连布冯都没有打呼噜。每个人都很平静,但如果他们中的一个留意,就会注意到迪巴拉的头枕在莫拉塔的肩膀上,他们共享着一副耳机和耳塞。毕竟莫拉塔总是带着,现在他可以和迪巴拉分享它们。

19-
“从今天起,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那你的命也是我的了。”
20-
“怎么,心疼了?”
“鬼才心疼你呢,去死好了。还有,你别指望我跟你一起死,门儿都没有。”

除了4-0那场以外我看过的最激动的一场国家德比,我记得有人说过,如果在伯纳乌有绝杀的机会,就去看看皮克跑得有多快吧!罗贝托60m的奔袭,梅西的绝杀,以及短短几秒从本方禁区跑到对方禁区的皮主席,我爱巴萨♡
想起断眉几年前的这首歌,有人说这首歌是神预言,因为发布后一年断眉就因为《see you again》火遍全世界。其实我觉得,每个人的成功都是很长很长时间积淀的结果。梅西的500 goals,以及他上帝一般的表演,精彩的过人和进球,都是他努力的结果。我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人,凭借天赋就可以超乎常人,但我更相信大多数伟大的人,都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